English


陕历博镇馆之宝:镶金兽首玛瑙杯

2018-05-02 15:43 来源:大众文化网 
2018-05-02 15:43:35来源:大众文化网作者:责任编辑:彭扬
  原标题:陕历博镇馆之宝:镶金兽首玛瑙杯

陕历博镇馆之宝:镶金兽首玛瑙杯

镶金兽首玛瑙杯

同批出土的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式银壶

同批出土的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式银壶


  请陕历博陈列部副主任姜涛推荐其馆镇馆之宝时,姜主任有些为难:“太多了呀。我们国宝级文物有18件呢,都很珍贵。”最终,他思索片刻,给出了名字:镶金兽首玛瑙杯。

  他打开电脑,将这件文物的图片找出来。于是,笔者看到这件材质为酱红地夹橙黄、乳白色环瑙。杯呈弯角形,状若一尊伏卧的兽头。兽似牛,却生两只弯曲的羚角,装饰奇特。据姜主任介绍:此玛瑙杯采用圆雕技法,口部镶有笼嘴形金帽,可以卸下,内部有流,杯里的酒可自流中泻出。

  它是西安何家村窖藏出土文物中的一件。要说到这批文物,有着神奇的出土故事和传奇的待解之谜。

  1970年10月5日,西安市南郊何家村施工现场,民工们在挖地基。距离地面80CM时,露出了一个陶瓮,翁盖被打开时,满罐子宝贝出现了。就像阿里巴巴口念“芝麻开门”,金银宝贝就出现了。这些唐代遗物就这么从天而降,有着不真切的梦幻感。后来,这件事情被汇报到当时的陕西省历史博物馆。

  后来,考古专家又在陶瓮的北侧勘探出另一个同样大小的陶瓮和一个小银罐。镶金兽首玛瑙杯便在这个银罐内。

  40年过去,当时参与这批文物发掘出土的专家韩伟、雒忠如、杭德州、王玉清、戴应新等,大多陆续作古,这批文物却完整保存下来,躲过了那个时代社会动荡。“在1991年我们馆从陕西省历史博物馆分离出来的时候,何家村窖藏便划了过来。”陕历博保管部主任梁彦民回忆说,“自2010年4月以《大唐遗宝——何家村窖藏出土文物》为名展出至今,该展览获得第九届(2009-2010年度)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殊荣。”

  这些文物当时被紧急运往陕西省博物馆内进行清点、登记,两个陶瓮里共装了1000余件。按类可分为金银器皿271件,银铤8件,银饼22件,银板60件,金、银、铜钱币504枚,玛瑙器3件,琉璃器1件,水晶器1件,玉带10副,玉臂环1对,金饰品13件。另有金箔、玉材、宝石等。

  “它一定来自异域”

  如同这批从天而降的珍贵文物,镶金兽首玛瑙杯也是一个未解之谜。“我认为这件国宝一定是和异域有关的,不是产自我国。应该和丝路有关。”梁彦民老师的观点很坚决。

  姜涛副主任也持雷同观点:“中国所产玛瑙以白、黄、淡青者居多,红色甚是少见。据文献记载,此种红色夹心玛瑙多产自中亚、西亚地区。我国制作和使用角杯的历史悠久,然此底部设流及兽首装饰的角杯却非我国传统,而是起源于西方,由古希腊、波斯、中亚地区渐次传来我国的制品。”

  这批珍宝的主人到目前为止还是谜团,经过考古工作者的钻探并对照文献记载,初步判断何家村金银器窖藏所在地位于唐长安城兴化坊内。这批珍宝均为唐宫廷之物。

  为了这批文物,陕历博在2010年开辟了《大唐遗宝——何家村窖藏出土文物展》专题展厅。其中部分文物也陆续出境展出,足迹遍布全球,所到之处人们皆被其传奇故事和文化价值震撼。

  观者移步至陕历博左侧的何家村窖藏专题厅时,首先映入眼帘便是当时盛放这千件珍宝的两个大陶瓮和一个小银罐,其中,有一个陶瓮因勘测破坏,上面有个破洞。展厅里并未完全展出千件作品,而是挑选了其中三百件左右。其中有镶金兽首玛瑙杯、鎏金鹦鹉纹提梁银罐、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银壶和鸳鸯莲瓣纹金碗四国宝,而镶金兽首玛瑙杯便在展厅较醒目的位置。

  “镶金兽首玛瑙杯和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银壶是这批文物中两件被禁止出境展出的。兽首杯一因珍贵二因脆弱。”梁彦民老师透露说。关于兽首杯这件镇馆之宝的管理,梁老师说,保管部会定期对文物进行“体检”,但是这件国宝稳定性强,在合适的温度湿度下,并不需要特别的处理。

  千年待解之谜

  到底谁是这批文物的主人?

  专家们有三种推测,姜涛副主任认为均有道理:一认为是战乱中仓促而埋。埋藏年代应在唐德宗建中四年(公元783年)爆发的泾原兵变中。也就是说,何家村遗宝是收缴上来的庸调及保管的宫廷珍宝。是租庸使刘震埋藏的珍宝 。二则根据文物出土地点是兴化坊邠王李守礼王府的部位上这一线索,有学者提出珍宝的主人就是李守礼。三从出土文物中很多器物中都有“墨书”,“墨书”涉及器物和器物中盛装贵重药材的重量等内容。“能详细记载这些内容,说明这些器物是严格按照程序从库房中提取的,并不是在战乱突发后仓促掩埋到地下的。 ”陕历博专家韩建武这样推测。

  这批文物来源尚不能定论,而关于镶金兽首玛瑙杯这件国宝,在千年前经历过怎样的变迁,更不得而知。也许,它来自西域甚至欧洲,送给唐宫廷的礼物;也许,它是中国匠师习西域技法制作。但无论如何,它是千年前大唐文化与经济交融的一个物证。

[责任编辑:彭扬]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